欢迎来到 - 依言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话语 > 感谢的话 >

相伴8年无话不谈感谢你,网上闺蜜(图)

时间:2018-06-06 16:43 点击:
相伴8年无话不谈感谢你,网上闺蜜(图),玲玲 娜娜 一个人

(原标题:相伴8年无话不谈感谢你,网上闺蜜(图))

倾诉人:娜娜

倾诉人:娜娜


  年龄:24岁

  倾诉方式:面谈

  一个在太原,一个在重庆,两个相距1200多公里的90后女孩,通过网络媒介相识、相知,建立了一段特别而又珍贵的友情。不久前,见到了故事的主人公——太原女孩娜娜,听完她的讲述,不禁让人感叹:原来,友情一旦玩真的,比爱情更刻骨。

  那一年我发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

 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太原女孩,跟大多数孩子一样,从小就在父母的呵护中成长。可是,慢慢长大后,我渐渐不再像儿时那样无忧无虑,因为我的生活中,几乎没有朋友。

  或许是天性,女孩嘛,总是比较黏缠,希望自己身边有个好朋友,一起笑,一起闹,甚至是上厕所都想相跟着一起出入。可是,我身边却没有这样的一个人。当别的同学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,当他们叽叽喳喳地聊个不停,当他们嬉戏打闹拌嘴时……我却总是远远地看着他们,一个人上学,一个人回家,永远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  “形单影只”,这四个字就是我校园生活的写照。

  其实,我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,上幼儿园时,在家属院里跟邻居小朋友玩儿得也很好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直到小学后,一切似乎都变了,没有人愿意跟我交朋友。

  有一天,班上有个调皮的男生,学着我的样子说话,那滑稽夸张的样子,引得周围一片同学哄笑。当时的我,又羞又恼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,自己跟别人不一样。

  是的,同龄的孩子说话清晰流畅,而我却有点磕巴,咬字不真,口齿不清。

  这一切都源于出生时的一场灾难。听爸爸妈妈说,当时,我出生没多久,家里就发生了煤气中毒的事故,被送进医院的我,经过医治基本康复了,但还是留下了后遗症,语言功能受损,说话落下了毛病。

  可是,我并不自卑。同样是煤气中毒,有的人因此命丧黄泉,而我却有幸活了下来,这是多么幸运的事儿啊。

 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,我只想做我自己。或许,他们觉得跟我交流很费劲儿,不愿意跟我做朋友。其实我也不爱说话,每次叨叨地说,自己都觉得累得慌。所以,我也不愿意主动跟人交流。

  就这样,我在孤独寂寞中度过了小学时代。

  不用说话打字聊天的感觉真爽

  上了初中,家里有了电脑,放学没事儿的时候,就会上网玩儿。那个时候,在我们中间很流行一种叫做“QQ炫舞”的网络游戏,通过多种游戏模式,可以接触到很多玩家。渐渐的,我便认识了一个同样也喜欢炫舞游戏的女孩,她叫“火星人玲玲”,我俩经常组队玩游戏。后来,我俩便互加为好友,常常聊聊游戏的事儿。

  这样的网友关系大概维持了一年之久。虽然话说得不多,但很投机。

  更重要的是,我很喜欢这种聊天方式。在网络的世界里,每一个人都可以做一个天使。在这里,没有人会嘲笑我,没有人会嫌弃我的发音,我不需要费力地张嘴说话,不需要努力地咬字发音,只需要用手指轻轻敲击键盘,我想表达的东西都可以呈现出来,这种感觉真的好爽!

  玲玲是我的第一个网友,也是我比较聊得来的网友。从小到大,似乎还没有谁能像她一样,跟我那样畅快愉悦地聊。这种感觉真的很好!我想和玲玲做朋友。

  可是,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,谁会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呢?网友敲诈被骗这样的新闻并不少见,万一遇到的是个骗子呢?安全起见,我便主动和她订立了一条“铁则”:“只谈感情不谈钱”,但凡有谁违反了这条规定,那就把对方踢出好友圈。玲玲很赞同我的想法。

  就这样,我们的感情又进了一步。因为都还在上学阶段,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上网。“每周五晚见”是我们的约定。一放学吃完饭,我俩就会上线聊天,倾听彼此的喜怒忧愁,分享彼此的小秘密。

  我的情况她很清楚,但这丝毫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。

  不见面我只想和她做一辈子的好朋友

  认识玲玲3年了,我还没有见过她。

  初中毕业后,我上了一所中专院校。那天,我和她第一次视频。当摄像头的指示灯亮起的时候,我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美丽的女孩:大大的眼睛,黝黑的长发,娇小精致的面容,一看就是个标志的“渝美人”。看到我时,她会心地笑了笑。当时因为耳麦话筒坏了,她没有听到我的声音。我们还是打字聊天。后来,手机微信开始流行,我们加为微信好友,第一次听到了彼此的声音,她的声音是那样地柔美。

  因为有了手机,我和玲玲的聊天变得更加频繁了,我俩经常整宿整宿的聊,我和她之间似乎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。我们知道彼此的生日,自从相识后,每当生日来临前的凌晨12点钟,祝福一定会准时送到对方手中,不是什么贵重的礼品,仅仅是简单的一句“生日快乐”,或一张电子贺卡,心头却感觉暖暖的。

  那一年,玲玲过生日,我在唱吧录了一首《生日快乐》歌,当零点即将到临时,我把这首歌发了她。也许我的歌声并不是那样的完美动听,却装着我最最诚挚的祝愿。这是我第一次给人唱生日歌。第二天早上,听到歌声的玲玲感动地流泪了:“谢谢你亲爱的,有你真好!”这也是我最想对她说的一句话。朋友,我只要质量,不要数量,遇见她,就是幸福。


  后来,玲玲结婚了,我依然通过网络传递出对她的祝福。嫁为人妻后的她,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,但我们还是像从前那样畅所欲言地聊着。

  尽管我们知道彼此的一切,但我俩都从未想过见面,只想做一辈子的网上闺蜜,不去打扰彼此的生活。她就像是天上的星星,远远地就在那里,尽管够不着,但我知道,只要需要,她一定在。

  8年了,我们友谊就靠无线电波维系着,尽管相隔千里,却始终觉得她就在我身边,丝毫没有距离感。

  如此知音,一个足矣。

  本报见习记者 冯华 实习生 郭美君

netease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